小区一房多卖 扳倒房产局局长
2017/11/24   
        南洲路是益阳市南县的主干道,路边有两个小区,一个叫“宏兴”,一个叫“宏祥”。名字取得挺宜居,住户却一肚子火。烂尾、一房多卖……这几年就没消停过。 这两个小区是一个开发商,老板姓陈,没有房地产开发资质。当时的南县房地产管理局下属子公司---南县城镇建设综合开发公司,是具有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因为跟时任南县房地产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程九林是老乡,陈老板找到程九林,承诺按8块钱每平米缴纳挂靠费,并预缴了几万块钱。面对这么容易赚的钱,程九林便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只是没想到这一挂靠,竟然成为自己落马的导火索。

      陈老板好赌,经常去澳门赌博。这也直接导致修建“宏兴”、“宏祥”两个小区的资金链断裂。为了套现,开发商将建好的楼栋一房多卖,没建完的楼栋就只能烂尾了。房子对于刚需的老百姓来说,那可是一辈子的积蓄啊。南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时任副主任樊静:

      出录音:让程九林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小区在开发过程中,出现了“一房多卖”的现象。许多购房户找县房产局索赔,向法院起诉,向纪委举报,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这也直接导致了程九林的落马。录音止。

      2014年过完年,南县纪委介入此案,从购房户们反映最激烈的房地产开发资质违规挂靠查起。2009年至2012年,程九林先后违规同意4个开发商“挂靠”,以单位名义共收取“挂靠费”33万元。程九林在南县那会儿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因突出的业务能力被县领导赏识,人称“九哥”。2007年,南县房地产管理局工作比较落后,干部职工的工资难以保障,人多事少,导致上班都要轮岗,也就是:职工甲上班一年拿满额工资,第二年就要把岗位让给职工乙上班。程九林调任南县房地产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后,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充分发挥以前经商时和从政后积累的社会资源,短短两年时间,就为房产局争取各级财政资金,其他各项工作也在全县排名靠前。时任南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樊静:

      出录音:房产局的干部职工也很信服他,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工资都发不下了,上班都要轮岗。他到了以后,把所有在家休息的人员,在外自谋生路的人员,都召集回去上班,并且发满额工资。录音止。

      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觉得自己有功劳、有贡献的程九林开始自我膨胀。南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刘军:

       出录音:面对上级的肯定和群众的称赞,程九林开始飘飘然了,此时的他头脑已经变得十分不清醒,他认为房产局工作局面的改变完全是自己的功劳,现在也该轮到自己享受成果了,随后便打起了用公款炒股的歪主意。录音止。

      2008年2月,程九林将计财股股长何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要求何某从单位公款中搞一笔钱出来用于炒股,并承诺股票账户内的资金归两人共同所有。南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刘军:

      出录音:两人一拍即合,何某采取“白条抵库”的方式,陆续从机关财务出纳手上借支公款10万元,存入程九林的股票账户,后来,何某陆续用10万元的虚假支出的票据,经程九林签字审批后,在单位财务上报了账。但没隔多久,程九林又找何某借了20万元存入,两个月后赚了钱,就把20万元还给了何某,并给了她5000元。录音止。

      白条抵库,是指支出现金时没有发票或收据等正规付款凭证,只是用白纸写了一个收条或欠条作为现金库存。是一种典型违法行为。2008年初至2013年2月,程九林利用职务之便,与何某采取虚列开支、收入不入账、重复报账等方式合伙贪污公款26.1万元。程九林认为在单位当“一把手”能捞到钱就是本事,能把单位搞活就是王道,什么党纪条规和行业规定都可以束之高阁。南县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刘军:

       出录音:他说我原来是做生意的,搞经济还是有一套。虽然自己是一把手,但是严于律己,党风建设方面还是放松了自己,没有学习过,虽然自己是机关的。录音止。

      最后,程九林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随后,又被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能而不廉,祸患将至。对南县房地产管理局来说,程九林的确有过贡献,但将公权私有化,把权力变成谋取私利的工具,必定会走上不归路。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