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掘坟墓的公墓管理员(上集)
2017/12/21   
        随着墓地的紧俏、各种殡葬仪式费用的虚高以及人们殡葬心理预期的不断提升等,不少人感叹“死不起、葬不起”。前不久,常德市纪委查处了一起两名公墓管理员大发死人财的案件。今天请听专题报道《自掘坟墓的公墓管理员》上集。

      2010年,常德市西洞庭管理区沙河社区金凤街道办事处居民丁师傅,在三山公墓给岳父母买了双人墓,三山是指:狮子山、斗笠山和猎山。因为经济原因,丁师傅只选了最基础的设施,但也花了2万多块钱,怎么花的呢?丁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出录音:买地呢,当时是给公墓主管部门交了1200元,600元一个,按规定搞的。修井呢就是和三山管理人员直接搞的,修井、围围子花了1万二左右,后来又买龙凤盖板,两次盖板搞了七八千,一起花了2万5元左右。贵也没办法,他这么规定,你要搞的话就只能按照他的游戏规则搞。把井修好,把墓围子修好,碑搞好,一个基本要求的。录音止。

      两个最基础的墓都花了2万5千块钱,这三山公墓的收费不低啊。至于这钱最后是交给公家,还是给了个人呢?丁师傅也说不清:

      出录音:后来听说他没有交公家,都是个人搞的,这是说明我们的管理出了问题。我觉得要查,要把问题查清楚,国有资产不能让个人的好处。录音止。

      据记者了解,三山公墓的性质是“农村公益性公墓”,规定每座墓穴只能收取600元的土地管理费,当地主管部门批复不能从事经营活动。但根据常德市纪委的调查发现:从2015年1月到今年6月,仅两年半时间里,三山公墓管理人员安潜、张旭林两人经手的墓穴及殡葬服务收入就多达784项,总金额超过600万元,纯利润高达230多万元。这两人究竟在公墓上做了哪些手脚,玩了哪些套路呢?这还得从他俩入职开始说起。2002年4月,安潜、张旭林两人被聘用到西洞庭管理区乡公路管理处工作,负责“三山”公墓的管理。那时,当地居民还没有集中安葬的意识,公墓管理工作开展比较困难。常德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郑晓营:

      出录音:他们刚刚去的时候,用墓的人习惯不一样,统一规划的思想意识没有跟上来,用量比较少,很难卖出去。后来区里为了节省土地,进行集中整治,就逐步在三山安葬的人多了,公墓也就销售比较好了。录音止

      随着对“三山”公墓情况的不断熟悉,安潜、张旭林开始嫌上班地点远、工作条件差、工资收入低,便打起了公墓发财的主意。为了取得群众信任并接受其定价,他们擅自虚列“西洞庭周家店狮子山公墓”的名称印制《墓区订做委托协议》,并私自制作《狮子山公墓清明价格标准》。为什么要虚列这个名称呢?这里头是有“讲究”的。常德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郑晓营:

      出录音:他们以自己的名义签协议,群众肯定不干,这个钱怎么能交给他们俩个人呢?如果以单位区公路管理站的名义,肯定要盖章,单位就会知晓。他们就私自虚拟了狮子山公墓这个名称,这是没有编制,没有得到认可的机构,这样就蒙骗了群众。录音止。

      至于墓穴、殡葬服务的价格怎么定?什么时候调价?涨幅多少?两人就自己合计一下,不向单位报告,也不经物价部门审批核准。那他们又是怎样瞒过购墓群众的呢?常德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郑晓营:

      出录音:群众除了交规定的土地费外,建这个墓,他们提供水泥墓坑,他们自己跟购墓人协商价格,除掉成本以外,就有利润产生,利润得多少,单位不知道,只他们两个人清楚。录音止。

      最开始的那几年,他们定价不高,虽然每年都有调整,但浮动不大,在群众可接受的范围内。“三山”上有土葬墓、水泥墓、骨灰墓等几种墓葬形式,土葬墓没有利润,安潜、张旭林就把这个“活儿”交给另外两名公墓管理人员;水泥墓、骨灰墓有利可图,他们就留给了自己。对于赚取的利润,安潜、张旭林没有建立财务账目,默契地约定两人对半分。2008年开始,安潜、张旭林经营墓穴及殡葬服务的规模大了起来,价格和利润又有了提高,当时卖一个双穴墓就能纯赚1000多元。贪欲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不可收拾了。明天请继续收听《自掘坟墓的公墓管理员》下集,看看这俩人还使了哪些招数?

      主持人:《清风侠在路上》,见证全面从严治党进行时,省纪委三湘风纪网首页已经开辟《清风侠在路上》专栏,更多往期节目内容,欢迎您的关注。本期节目责任编辑任晓杜,监制刘平。我是晨光,和你在一起,咱们明天见!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