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政协主席的“套路”(上)
2017/12/26   
        为入党,将年龄改大;为当上政协主席,又将年龄改小;为购房,不择手段骗取财政专项资金。常德市澧县政协原主席严文波为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和钱财,将自己伪装成“好干部”,可惜骗术再精明,也总有被揭穿的那天。请听专题报道《一名政协主席的“套路”》上集。

      今年3月31号,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澧县政协原主席严文波犯贪污罪、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150万元。消息传出后,在澧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在大家眼里,严文波是个不错的干部。当年在乡镇工作时,人称“拼命三郎”。常德市纪委派驻市委政法委纪检组副组长李智:

      出录音:当时,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当地干部对他反映都不错。他二十多岁在村里工作的时候,农村里田与田之间那种沟渠当时被堵了以后,冬天还在冰冻的时候他就穿着短裤在田里把堵的地方挖通,那真的还是蛮能吃苦。还有就是他当镇党委书记的时候,冬修水利的时候,他吃住都是在工地上面,给当地老百姓做了不少实事。录音止

      因为吃得苦、群众信任,严文波从乡长到镇党委书记、再到副县长,可谓是一路高升。可这个“拼命三郎式的好干部”还有另外一面。1975年11月,为提前加入中国共产党,严文波将年龄改大了近2岁。后来为了当兵,又将年龄改小1岁。2011年,澧县人大政协换届,严文波提前得知换届政策:县处级领导55岁以下的才有资格提名,而他1956年1月出生,换届时已经超龄几个月。为了获得提名资格并当上政协主席,他第三次改年龄。常德市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杨柳:

      出录音:严文波找到他老同学刘春华。刘春华是澧县档案局征集编撰股股长。跟他讲好话,把档案卷宗中的1973年澧县《县委农村工作队队员花名册》和《县委农业学大寨工作队花名册》原档案借了出来。当时档案里记载严文波的年龄是17岁,他就在7字上面加了一笔就变成了16岁。严文波当时非常狡猾,因为在原件上修改还是很明显,毕竟三四十年的资料了,他就复印了一份,复印之后就看不出来了。录音止

      严文波拿着复印件找到市委组织部提出更改个人出生年龄的申请,最后在市、县公安局把年龄从1956年1月21日正式更改为1957年12月21日。 就这样,他顺利获得提名资格并如愿当上了澧县政协主席。不过,这之后针对他的举报就多了起来。经过半年的初核,常德市纪委决定对严文波的违纪问题予以立案调查。严文波得知自己被调查后,找到常德市纪委主要领导,上演了一出“悲情戏”。常德市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副主任王亮:

      出录音:2014年,常德市召开“两会”期间,严文波就采取以退为进的方法,找到常德市纪委主要领导哭诉有人诬告他,还要主动辞职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说自己没有经济问题,是个清官,组织可以查他。录音止

      标榜自己为“清官”的严文波真的经得起组织的调查吗?2009年3月,时任澧县县委常委、副县长的严文波借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便利,以澧县人民政府的名义向省财政厅申请10万元农业专项资金,用于“三农”工作。常德市纪委派驻市人社局纪检组王馨健:

      出录音:严文波得知该专项资金到位后,找到跟自己关系好的一个公司的老总,要求10万元从他公司过账。紧接着又找到澧县财政局农业股股长周某谎称该款是拨付给这个企业的专项资金,要求把钱转到企业所在地的财政所。严文波让企业向澧县人民政府出具改良稻种结构资金的虚假报告,他自己在报告上签字同意。最后通过这种虚报的方式,把钱套了出来。录音止

      2011年6月,严文波故伎重演,再次以澧县人民政府的名义向省财政厅申请20万元专项资金,套取后用于北京购房2010年12月,澧县移民局拟定《澧县2010年度皂市水库基础设施项目计划》,严文波直接授意,给张公庙镇通行村拨付15万元移民基础设施资金,他从中套取10万元。此外,严文波捞钱的办法还很多。常德市纪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刘宏杰:

      出录音:除了违规套取专项资金外,早在2007年,严文波以儿子严某某的名义,入股澧县艳洲电站管理局10万元,分得红利5.4万元。2001年至2012年,在担任澧县副县长期间,通过采取虚假发票报销的形式,给自己滥发滥补下乡和春节补助36万元。录音止

      除了欺上瞒下外,严文波还喜欢自欺欺人,连自己都骗。明天请继续收听《一名政协主席的“套路”下集。

      主持人:《清风侠在路上》,见证全面从严治党进行时,省纪委三湘风纪网首页已经开辟《清风侠在路上》专栏,更多往期节目内容,欢迎您的关注。本期节目记者黎海峰、责任编辑任晓杜,监制刘平。我是晨光,和你在一起,咱们明天见!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