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显湖湘地域特色,做强特色养殖业品牌(中)

91.8会客厅  发稿时间:2017/12/7 9:18:45

    主持人:欢迎各位继续锁定收听91.8会客厅台庆20周年特别节目《筑梦湖南》,我是本期的节目主持人国生。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大家肯定已经不会仅仅满足于吃饱,而是追求吃到味道好、吃到更健康的食物。那今天,我们请到直播间的三位企业家他们就对应这样的社会需求,听听他们怎么理解养殖业现在的一个发展趋势。我们还是先请徐总来谈一谈。

    徐伟: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对食品的要求越来越高。消费者通过用脚投票的方式,来进行选择的。选择的产品不好,就不要你的产品。所以我们只能做到更好。这也就倒逼着我们的养殖企业,进行绿色的、生态的产品养殖。第二个方面,国家对农产品的食品安全监管力度越来越大,这也逼着我们企业要按照标准去进行养殖。第三方面,从生物技术来讲,生物农药、生物用药这一块,现在远远比以前发展的更加完善了,生态养殖这一块有了技术依托。从趋势来看,养殖业肯定是朝着一个低碳化、循环化、绿色化的方向发展。

    主持人:所以说,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还是非常看好的。那我接下来还想问问王总,您看您在丛林当中养殖土鸡、乌鸡,这方面其实对于老百姓的需求来说,这是很日常的,应该说,一旦向市场推广,需求量会特别大,您是不是曾经也面临这样的诱惑,觉得我们的规模如果迅速增长一下,或者财富增加值也可以一夜之间翻多少倍,面对这种诱惑,以及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时候,您是怎么调整自己的心理的?

    王云芳:我主要是根据市场来进行生产。市场也是逐步扩大的。我跟所有的客户承诺的,假如我的市场你们帮我拓宽以后,我们产品走到哪里,那里的消费者才会知道我们产品的口感是放心的食品。我跟他们讲,要是我现在的基地供不应求以后,我会去复制同样的基地,我不会弄虚作假,搞违背良心的事情。我老公是1994年下岗的,所以从他下岗开始就一直在做这个产业,我自己本来是学中医的,我放弃了自己的职业,来帮我老公发展这个产业,所以我们是没有任何的退路的,只有把质量做好,把产业做好。

    主持人:我觉得这更有卖点了,中医给您养的土鸡,吃起来,更营养,更养生,这是一个新卖点,回去好好包装包装,这也可以成为我们产品的特色。回过头来,我们再问问杨总,在宣传片之前,剖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蜂产品这一块,其实国际上对于蜂产品都有共同的认知,但我作为一个外行,提一个可能不太专业的问题,有人说,其实全球能产蜜的国家很少,在这一块,您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个常识。

    杨东风:我们蜜蜂养殖,与传统的养殖有差异。它属于望天收,受天气环境的影响。比如说花开的时候,下雨了、刮风了,它就没有了。花一年开一次,咱们蜂农,如何规避风险呢?是抱团发展,依托合作社与企业,在全国设立基地。我刚刚有讲,南北线很长。花期一直从南开到北。在第一个蜜源,失收或者实收之前,把握好下一个花期。因为你不可能从南到北,所有的花都刚开花就下雨,这不存在。消费者对蜂产品这一块,主要是认知不够。前些年,假蜂蜜事件,对整个行业的诚信度,产生了信任危机,觉得买不到好东西。

    主持人:甚至消费者会觉得,这个蜜看起来包装很好,拿到我手上是不是真的蜂蜜,您有这种感觉吗?

    杨东风:它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我们从2003年开始,建立检测室以来,2009年以后是按国际化标准建立了检验室。实际上,近几年来,自从出现假蜂蜜事件以后,政府监管部门力度也加大了。特别是三聚氰胺的事件出现后,整个质量产品都有很大的提升。目前,就从这几年我们的检测数据来看,从基地蜂农出来的产品,基本无假货,当然不排除极个别的现象。现在的蜂产品,主要的重点控制在农兽药残。不是真实性的问题,真实性你想原子弹都造的出来,没有检不出来的东西,都可以检检测的到。他还是在乎一个农兽药残,这个是眼睛看不到的。比如说孔雀石绿,这个是禁药。我们蜂产品这块,氯霉素也属于禁药,对人体的内脏,形成一种伤害,这个无法分解,在体内积压,当时是看不到。养殖业都面临这种问题。

    主持人:那您蜂产业当中同行,以前遇到过有用这种方式生产产品的吗?

    杨总:这不是生产。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农户,他们蜜蜂养的不好,生病了,得用药。就跟耍猴的一样,他不能看着这个猴子死去了。

    主持人:我明白了,他也可能是无意的,然后造成了这个结果。

    杨总:当然有些是刻意的,为了挽救蜜蜂的生命,蜜蜂得病了。没有掌握安全用药期,在蜜蜂生产期间用了药,这个就完全靠监测手段去控制。而且我们以前对氯霉素做过一个监控,它的残留期可以达到三年时间,三年才能够把它消褪转化完毕。对人体造不成很大的伤害,是怕日积月累。比如说,很简单的例子。现在我们国内已经开始慢慢跟国外学,现在用抗生素的药物必须得医生开处方了,就是这么回事儿。

    主持人:那我再问一个消费者可能比较关心的话题,我们买到手的蜂蜜,是不是您刚才说的隐患,是没有的,能够上市上架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杨总:几乎是这样,但是还需要一点。消费者的误区是,买蜂蜜要选正规的品牌,因为正规的品牌是受企业、政府部门监管的。每年费心检查各方面,工作都做的比较多。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违规的,而且现在违规的成本太大。我相信他们自己的品牌会跟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爱惜,不可能砸自己的锅。还有一个,消费者不清楚的。买蜂蜜之前,你得先看一下封面上面的配料表。你为什么呀?我们蜂场现在有两种,一种是纯蜂蜜,一种是蜂蜜制品,你不能说它是假的,它就叫蜂蜜制品,他在配料表上清清楚楚的写明白了,里面有纯蜂蜜,有别的辅料,你不能说它是造假。它是合法的,但你得自己看清楚,看他是纯蜂蜜还是蜂蜜制品。

    主持人:明白了,刚才杨总还提到一个细节,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关键点,您说要买品牌,那有的人就好这口,就是说像买王总养的土鸡一样,现在我们买土鸡,对于“土”字有格外的情感,说那我也买一个土蜜,家里老乡弄得土蜜,也没包装,每天弄几大瓶,是不是这种反而还存在隐患

    杨东风:这个隐患还比较大。我们国家考虑的食品安全,安全系数来自哪里呀?你闪散装的不是经过无菌的环境去处理,它可能是菌落总数超标,大肠杆菌超标,因为卫生环境有影响。第二个,土蜂蜜没有监管,都是农户也不排除有极个别素质低的嘛?政府监管不到位。蹲在当地养蜂的还比较好,如果是流动散养的,这个的话,他可能就不爱惜自己名声了,卖完就走了。这个就不行,如果是村庄里面的,大家都是同村的,他会把自己的好产品卖给你,这个是肯定的。但是有一点,有时候也不好控制,比如说我们南方雨水多,生产下来的蜂蜜水份比较大,像日本的标准,是17%的水份。浓度在42.5,但我们南方的话,生产成熟蜜,得7到10天的,水份,达到19%、20%,也就是说有的蜂农为了创收,三五天就把它摇出来了,水份达不到。虽然是好东西,但是他保管不易。时间长了会产生酵母菌,会发酵,还是会影响品质。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节奏感掌握不好,很有可能也是帮倒忙。从刚才几位描述的情况来看,再基于大家做的企业规模,我们可能都绕不开一个话题,现在我们都在讲全产业链的发展,在全产业链上做文章,目前,我还想问问三位老总,还是先从徐总开始,从您的水产养殖来看,目前着眼于全产业链的发展,您觉得短板还在哪里?

    徐伟:全产业链这块,是一把双刃剑,全产业链做好了,的确能够提升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但是像我们这个企业做全产业链的话,对人才啊技术啊,对资金这方面的要求都是特别高的。尤其考验一个企业的管理能力,包括人才引进的一些问题。我们这个企业发展短板的话,就是在引进人才,技术,资金投入这一方面,关键是人才。

    主持人:人才、技术、资金投入,如果排序的话,这是您心里的顺序吧。问问王总,在您的丛林养殖中,养殖土鸡、乌鸡,如果再着眼于消费者市场和整个产业链的打造,您觉得目前,您所从事的这个行业短板在哪里?

    王总:我们的短板就是,发货途中,我们鸡蛋容易破损。保质期也短,所以每个环节都要注意。刚刚徐总讲的产业链的发展,我2013年自己开货车在往长沙送货的高速公路上,出了严重车祸,捡回来一条命,如果不是这样,我这些年产业链已经发展起来了。我们把土鸡粪发酵后,再发展农民去搞种植,施鸡粪的土壤不会受到破坏,种植的农作物和蔬菜虫都少些,种植农作物口感好,又安全放心!这也是户回馈给我们的。我们吃的菜,是我们自己种的,我们鸡吃的青草也是我们自己几种的。像我家的亲戚到我家里来的时候,每次都要带去菜园摘蔬菜,我们家菜园的菜就是比他们家的蔬菜好吃一些,口感也好,放心又安全。我今后发展产业链就是,用我们的鸡粪去发展种植,发展水果啊,农作物啊蔬菜呀。现在好多消费者他们知道我们的产品质量一直是靠得住的,一直是稳定的,所以他们反过来又问我要相关的食品。

    主持人:有的时候就是发自按自己的主业生发的连天,同样也会给自己带来惊喜,刚才您也提到了,产业链的展望,同时您也说到了短板,目前您所遇到的这种瓶颈和短板找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吗?就比如说物流配送。

    王云芳:我现在专门设计了纸蛋托装鸡蛋,也可以发快递。以前是用珍珠棉发的,我就觉得,在一般的消费者心目中也不是非常环保的,再加上珍珠棉发货途中,一遇到温度高的时候还容易发汽水,容易造成鸡蛋发霉,引起鸡蛋变质。

    主持人:这方面我倒是有一个时间的经验,我爱人经常在网上购买一家店的鸡蛋,这么长时间,从未见过一个打破的,他们的包装也非常好。感觉像泡沫。

    王总:那就是珍珠棉,消费者从珍珠棉里把鸡蛋拿出来,鸡蛋不会坏。但是发给经销商,经销商不一定卖的完。鸡在外面山上产的蛋,就当破损单就卖给周边的农户,因为山上产的蛋是露水蛋,并且不能确保产蛋日期,发货途中都不能因为在我这里没有出问题,发给经销商,经销商那里出了问题,会影响消费者对他的声誉。所以我们每个环节都要注意。

    主持人:真不容易,这么一说来,只有产品真正到了消费者的餐桌上,到了消费者的口里,自己才算放心。做养殖业以及全产业链的打造,确实每一个环节能关乎一个小小的细节,都是一个企业的生命所在。刚刚我们也谈了这么多,每一个话题,都仅仅围绕如今大家对于食品安全以及种植养殖业的这方面的关注,其实消费者现在各方面消息来源也很丰富,自己对于消息也会有甄别,也会在这方面有相应的认知,所以我们作为养殖这一方面,与消费者的互动,我觉得也很重要,怎么能够得到更多的反馈,跟大家形成一个非常好的互动往来,就像今天杨总谈到的很多认知一样,消费者以往的很多认知或者是片面的认知,跟您专业人士之间没有沟通机制,信息没有办法交流与交换,就导致很多误解搁置在那里的,比如说,大家所关心的食品安全问题,我还想听听三位老总聊一聊各自所面对的挑战。比如说徐总您养殖甲鱼,甲鱼在餐桌上消费有一定的价格空间,价格不菲,那么以往有养殖户给甲鱼打激素,消费者有时候以讹传讹,突然之间出现一种莫名的恐慌,不敢吃,一版面的这种情况,您一般都是怎么去规范自己的企业,又怎么跟自己产业链上的合作者去交流?

    徐伟:首先第一点,过去做水产品也好,农产品也好,品牌意识不强,没有什么做品牌的。我们从2006年开始,注册了我们自己的品牌,我们品牌成立了以后,把我们的产品拿去做检验检测,通过一些具有公信力权威证明让消费者来接受我的产品。第二方面的话,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产品的溯源,从我基地投苗,到我的生产养殖加工,到投喂,到物流的环节,到我的产品上市有一个流程,让消费者看得见,信得过。


    主持人:产品溯源,就是一定能找到源头,

    徐伟:你的产品在什么样的养殖环境下,吃什么样的东西长大,整个过程都能让消费者看得到。

    主持人:同样的问题,王总您这边也有吗?产品溯源问题,如果大家想知道,您养的鸡到底是不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大家怎么能看的到?

    王云芳:2009年,我们基地都安上了监控器,已经在建溯源系统。

    主持人:大家平时也能够看到,丛林里的鸡每天自己搞锻炼的情况。

    王总:这就是我跟所有的经销商和我自己有机会能够能够联系到的客户,我就跟他们讲,假如他们发现我哪个地方做的不到位的,做的不周到的地方,请他们及时把信息告诉我,我会随时随地去发现问题,及时改正这些缺点。

    主持人:相比较于徐总和王总的产品,可能我们杨总的蜂产品这一块,应该是更加便捷一点,毕竟我们所有的包装都上好了,然后走到消费者面前就是完整的成品了。

    杨东风:这个也不确定,我们做国外市场,首先第一要点就是溯源。做这么多年了,有自己的独立系统。首先我们养殖户,都是备案的,备案农户,然后编号会设基地。比如常德基地,惠安基地,新桃基地,基地都会有蜂农的备案,备案以后每一批次货过来,他都会有自己的编号,有编号以后,每个蜂农都去检测,检测以后,再拿到南京那个动植物出入境研究中心,也就是国家的基础实验室,我们和他们是有合作的,确认无误,所有的只能找到以后,指标达到以后再把它搅拌均匀混合好,每一批次就是20吨,做好一个货柜然后再发往国外。溯源制度是重中之重,在做溯源制度之前,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的。比如药品的专业化管理,得通过企业统一去采购药品,不能让蜂农东买一下西买一下,买些乱七八糟的,只能买正规产家的,并且里边的一些成分必须要控制好,不能有其他的东西存在。平常的话可以做到重要预防,这样的话才能够控制源头。源头控制不好的话,举个简单的例子,一粒抗生素的药丸扔到湖里面,整个湖里面都含抗生素了。只要源头出问题,整个环节都会出问题。

    主持人:那还是风险挺高的

    杨总:出事的话,不光刺激食品,而且还引起国际纠纷。比如说你到国外去,你这个产品出问题后,不是封杀这个企业,而是封杀整个蜂产品市场,因为中国的蜂产品出现了危机,整个行业可能都出现了,所以要全部封杀。当年欧洲就对中国的蜂蜜,尤其新增加标准后,禁止中国的蜂蜜出口欧洲,是整个行业的封杀。

    主持人:刚才您也谈到了出口方面的业务问题,杨总,我请教一下,在您企业里现在出口和内销的比例大概是什么样?

    杨总:出口占很大的比重,基本上出口为主。我们做的是半成品,也就算给别人做嫁衣,我们卖到国外的话,他们是别的品牌,而近期在商务部的推动下,我们是以品牌出口到香港,到迪拜。

    主持人:刚才您说,大部分都是出口,老百姓的惯性思维会认为,好东西都让你们出口赚钱了,我们在身边可能都吃不到这么好的。

    徐伟:那也确实,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经过了中国海关与国外海关两道双重检测,东西能不好吗?比如说,到日本去买中国产的马桶盖,你说有道理吗?我告诉你,有道理!为什么呀?日本的标准肯定不一样,标准不一样,咱们的国标,首先一点,保证食品安全。是在安全的前提下,你再去做更高端的东西,再做更好的东西,像我们现在做的品牌,在国外已经注册了,有机会我就以品牌出口到国外。第二个,品牌做出来以后,我们现在做三同,跟出口的一样,同线同标同质。同样的生产线,同样的标准,同样的品质,卖给国内。

    主持人:就应该这样,哪怕价格贵点,现在老百姓不差钱,要的就是您这里主动而为,给我们做出同样标准的,别两条线,就像我们以前说,有国际标准,有国家标准,有行业标准,但有的企业,也可能说我自己的标准高于一切标准,我的指标可能比每一个都理想。所以我觉得杨总您做蜂蜜也应该这样,就统一这样的标准,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销应该给大家同样的高品质,这才是习总书记说的美好生活的需求。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今天大家聊的都很透,还有一个问题问一下三位,您觉得在未来借势借力发展上,借本期节目,也想商务厅的领导喊喊话,您觉得在哪些方面还需要更多的帮助和扶持,三位也一次来表达表达,徐总开始。


来源:湖南交通频道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