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背后的秘密
2018/10/18   
         反腐故事300秒,有趣有味又有料。在郴州汝城县有一位人称“朱大方”的村主任,为什么说他大方呢?朋友若是“有难”找他借钱,他二话不说,随手就是几万甚至几十万,不仅不要利息,有时连借条都不用打。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普通村主任怎么就这么有钱呢?来听小小侠说一说吧。

      主任出手很阔气 原是胆大挪公款

 

    2017年3月,汝城县卢阳镇商人谭某一天内就接到几个催款电话,催款的都是同一个人——她的好朋友,时任汝城县马桥镇外沙村村主任的朱兵南。为筹集所欠的5.5万元借款,谭某东奔西走,好不容易才凑够了钱。想到朱兵南3个月前借钱时的大方和爽快,谭某有些不解。

    直到2017年4月,汝城县纪委调查朱兵南时,谭某听到村民议论才知道朱兵南借给自己的钱是公款。

    按照有关规定,行政村的资金都是采用村账乡(镇)管模式,就算是小笔办公经费都要经乡镇有关领导签批后才能报账,并没有多余资金可随意使用。朱兵南出手就几十万,这些公款又是从何而来呢?

    2014年9月份,县里修公路,需要征收外沙村将近70亩土地,乡里面就将这240万补偿款直接拨到了当时的村主任朱兵南的个人账户上,要求朱兵南把这个钱按照规定拨给农户。

 

      征地补偿被截留 成了干部辛苦费

 

    钱到账后,朱兵南先后五次到银行,共取出190万现金给计生专干朱庆华,朱庆华实际支付村民征地补偿费188万多元,还剩余1万多就自己保管着。2015年,马桥镇财政所要求外沙村上交征地补偿费发放明细表,为把没发给村民的补偿款“截”下来,朱兵南等人动起了“歪”脑筋。

    他们虚造了一个发放五十多万的明细表,然后模仿相关村民的签字笔迹,把这笔钱直接套出来了。

    面对任务重、时间紧、压力大的征地任务,村支部书记朱海龙、村主任朱兵南、村支部副书记朱大海和村计生专干朱庆华等几个主要的村干部认为自己劳苦功高,拿点“辛苦费”也无可厚非,便集体商议,从朱兵南保管的50多万元补偿费中支出5万元,每人发了1万块钱。自从手中保管了50多万的“自由资金”后,朱兵南变得越来越大方、阔气。朋友找他来借钱,他也是来者不拒,前前后后累计挪用了61万元公款。

    2017年6月,朱兵南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朱海龙、朱大海、朱庆华分别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朱祥文受到诫勉处理,私分的5万元补偿款予以收缴并上交国库。

    这正是:

    征地补偿来巨款,几名干部心痒痒。

    截留私分送人情,纪委查来全泡汤。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