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不了的局
2018/12/27   
         反腐故事300秒,有趣有味又有料。永州江永县潇浦镇消江村一组组长徐建祥,因为染上赌博恶习,不仅输掉自家土地补偿款8万多元,还将亲姐夫的土地补偿款也给搭了进去。到最后,村民土地补偿金50多万元都被他赌博输光了。债台高筑的徐组长究竟是怎样一步步陷入难以自拔的境地,最终走上了不归路的呢?来听小小侠说一说吧。

 

 

    今年49岁的徐建祥,从2008年至今一直担任江永县潇浦镇消江村一组组长,平时除了偶尔在妻子经营的水果摊帮忙外,无所事事,家庭生活仅靠妻子经营水果摊每年两三万元的收入维持。

 

     江永县监委委员杨铁军:徐建祥这个人,平时没事做,就喜欢看人家下象棋,后来就自己下,每盘带彩5块、10块,渐渐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2015年,江永县政府因项目建设征用徐建祥家土地,补偿了8万多元。从那以后,他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幻想在赌桌上碰运气,发横财。

 

     江永县监委委员杨铁军:徐建祥将自己的8万多块钱的征地补偿款输光后,又把妻子做生意的本金也输了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赌债。

 

     由于债主经常逼债,徐建祥只好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逐个变卖,最后还把老房子也卖掉还债了。

 

     江永县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旭:有一年,徐建祥和别人下象棋,输光了身上的钱以后,把自己最值钱的摩托车也当给了别人。

 

      十赌九输,徐建祥很快就把家底败光。输红了眼的徐建祥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因此越陷越深。

      2015年,江永县政府因招商引资建设智慧社员城的需要,在潇浦镇消江村1、2、8组开展征地工作,其中1组村民的征地补偿款由徐建祥代为发放。

 

     江永县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王旭:徐建祥赌博就像着了魔一样,当他发现自己亲姐夫的土地补偿款被放到他负责的1组发放后,把自己亲姐夫的4.9万元土地补偿款和另一户外出务工村民的土地补偿款6万多元全部取了出来,想在赌桌上“翻本”,结果全部打了“水漂”。

 

     在遭遇外出务工村民追债时,走投无路的徐建祥将政府分给他的安置地作价15万元卖给了对方,在扣除6万多元土地补偿款后,剩余的8万多元又被徐建祥赌博输掉了。

     2017年3月,智慧社员城项目征地测量时,征地范围内的一条水沟未列入之前的补偿范围,徐建祥又打起了主意。

 

     江永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义定平:徐建祥在银行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在《集体水沟补偿表》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又叫人代写了几个村民的名字,再将资料上交。

 

     不久,一笔11万多元的集体征地补偿款打入了徐建祥的银行卡里。资金到位后,徐建祥私自借了5万元给他人,其余6万多元又被他取出来在赌桌上挥霍。一次次地血本无归,非但没有让徐建祥悬崖勒马、幡然醒悟,翻本的赌徒心理反而驱使他继续铤而走险。

 

     江永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义定平:2016年,江永县千源大酒店项目征收了潇浦镇消江村1、2和8组的土地,其中1组村民共补偿了37万多元。由于征地补偿部分配套政策正在落实还没有完全到位,组里面再次开会的时候,村民要求这笔补偿款暂时不发放到户,于是这笔补偿款又由徐建祥代管。

 

     赌红了眼的徐建祥再次把手伸向了土地补偿款,陆陆续续将这37万元悉数取出,全部用于赌博。最后,徐建祥不仅将这37万元全部输光,还欠下了高额赌债。

 

     江永县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义定平:徐建祥先后共挪用消江村1组集体和村民的土地补偿金到了50多万块钱。今年4月,由于欠债太多,三天两头有债主上门讨债,这家伙也知道自己还不起了,就“跑路”到了广东。

 

     今年7月17日,江永县监委对徐建祥立案调查。9月,在公安机关的大力协助和支持下,办案人员在广东东莞、惠州蹲守近10天,最终将徐建祥从广东省惠州市带回。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