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市监委留置第一案:贪婪干部家族式腐败的终结(上)
2018/12/5   
        今年3月7日,衡阳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将衡阳市卫计委原党委书记、主任邹爱民从办公室带走。邹爱民37年的政治生涯就此结束,也意味着他长达20年的违纪违法行为被彻底终结。系列报道《衡阳市监委留置第一案:贪婪干部家族式腐败的终结》,今天请听上集。

      当官与发财,犹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而在邹爱民看来,这二者他一手就能掌控。

      1997年,邹爱民当选祁东县副县长后,看到身边的“老板朋友”们一掷千金、挥金如土,自己却靠工资过日子,心理很不平衡。

衡阳市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主任宋宁生:他在祁东当常委以后,很多老板围在他身边。到市卫计委当主任以后,很多医药老板围在他身边。他自己也觉得心里不平衡,与这些人相比他觉得和自己生活质量有差距。

      受这些“朋友”的影响,邹爱民对金钱的渴望越来越大,开始大肆收受红包礼金。正是从这一年起,他开始了自己长达20年的违纪违法活动,期间收受违纪违法款达1300多万元。

邹爱民:基本上都是过年过节时候的钱。我的原则是什么,没超越底线,我的底线是1万块钱。录音止。

      邹爱民给自己收受红包礼金定下了所谓的上限——1万块钱,可事实证明,他根本守不住这个所谓的“上限”。和邹爱民交往久的人都知道,只要是邹爱民认定的“朋友”、“熟人”,拿钱找他办事,有求必应。

      在邹爱民的朋友圈里,彭某算是“老人”了。邹爱民任常务副县长时,他经营建筑公司;邹爱民任市卫生局局长时,他办民营医院。为请求邹爱民在项目建设和医院筹建经营过程中帮忙,他先后送去40万元,换来的是所有项目的顺风顺水。

      党和人民赋予邹爱民的权力逐渐变成了他为老板朋友们打招呼、走后门的工具。邹爱民从中大肆疯狂敛财,以权钱交易为核心,形成了一个“我为你办事,你给我送钱”的利益同盟。

      这些所谓的“老板朋友”得了邹爱民的方便,自然也不会亏待邹爱民。邹爱民外出旅游、甚至因公出差期间,都会带上他的“老板朋友”,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们全程、周到的服务。

办案人员宋宁生:他这些年来,从最北内蒙古,最南三亚,游遍了大江南北,基本上都是这些老板买单。包括他在出国考察时,他都带了一个老板随行,为他买单。他在日本一次性挥霍94万日元。 2000年初,就买了一块价值6万元的手表,也算是比较奢靡了。录音止

       贪婪就如同不受控制的肿瘤细胞,在邹爱民体内快速扩散。他甚至不甘于坐等别人送钱,还利用自己的职权和职务影响,搞项目,赚大钱。

办案人员宋宁生:他原来在祁东担任过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长期担任(县)主要领导,各个方面投资,可以说祁东的大老板(的项目),他都有投资。录音止

      在祁东某水泥公司,邹爱民投资了166万,后来他将这笔钱撤资,但是,在已经没有投资的情况下,却继续参与分红。

办案人员宋宁生:他这些投资(大多数)都涉嫌干股受贿,也就是用少量的投资获取最多的利益。假如一个公司需要投资500万,他只投100万,但按500万分红,大概是这样一个比喻。录音止

      一直到接受调查时,邹爱民仍然坚持认为:自己占干股分红,“违纪,不违法”。

邹爱民:十年时间,他们怎么分红的、怎么搞的,我根本不清楚。我承认我违纪是因为我分红,他最后的时候他说他投资了一些钱,我没有投入,所以最后这个人分钱给我,把我作为小股东对待,他(办案人员)说我受贿,我觉得我是违纪。录音止

      邹爱民是衡阳市监委成立后查处的第一起留置案件。可就在办案人员到银行调查完邹爱民及其他涉案人员的账户信息后,邹爱民竟然立马得知了这一消息,是谁走漏了风声?系列报道《衡阳市监委留置第一案:贪婪干部家族式腐败的终结》,明天请接着收听听下集。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