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公款的女出纳为何迷上网络游戏?
2018/4/19   
        反腐故事三百秒,有趣有味又有料。网络游戏是玩家们的一个梦,他们的游戏形象是内在自我的延伸。沉迷于梦中,却容易忘记现实。这就成了我们常说的“网瘾”。小小侠今天继续跟大家说女出纳挪用巨额公款打网络游戏的案例。

                网游何成瘾?沉迷找自信

       “瘾”指特别深的不良嗜好,也泛指对某项事物的特殊兴趣、癖好。人为什么会上瘾?根源在于某物能给大脑带来刺激的快感。

       湖南有线湘西自治州网络有限公司原出纳瞿艳琳挪用1200多万元公款玩网络游戏,就是一个极端典型的网游成瘾案例。孩子上高中寄宿,丈夫工作又忙,情感空虚,她接触到网游之后便开始沉迷。因为游戏里是匿名的,不在乎年龄性别,都靠实力说话,玩得好就能大放异彩。

       游戏玩家对等级徽章有很强的依赖,那代表着他们在网游世界里的成就。实力不够钱来凑。瞿艳琳2015年最多的一个月给网游充值30多万元,每天都充值好几次。

       另外,网游里的人际关系简单,而且每一份付出都有回报,打怪升级,立马加分,不像现实世界努力与回报不一定成正比。

       瞿艳琳在网游世界找回了自信,为了玩游戏,可以废寝忘食、足不出户,完全跟现实脱离开来。

       这样的情况其实并非个案。28岁的小邓平时也是手机不离身,除了玩游戏,干啥都没劲,还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充值在游戏里,置亲情友情于不顾。他父母因此对网游深恶痛绝。

                网瘾何以解?监管是关键

       网络游戏开发的目的就是吸引玩家,致瘾性是所有游戏的内在属性,甚至有说法称其为“电子鸦片”。一个人每天花十多个小时玩游戏,甚至花费成千上百万元,网络游戏平台有没有责任?是否应该限制消费额度和游戏时间?

       瞿艳琳案的办案人员认为网游需要纳入监管,虚拟货物的定价也需要规范。

       另有律师认为,除了设置单笔消费最高金额外,还应该对累积消费金额设置上限。

       成年人都如此容易对网游上瘾,未成年人就更加没抵抗力了。虽然一些网游平台采取了相应的防沉迷技术措施,但很多游戏仍然吸引着大量的未成年玩家。对此律师建议使用面部识别系统来确认玩家身份,以此避免小孩盗用大人身份证登录网络游戏。

       如何引导游戏玩家积极健康地面对网络游戏?如何保护未成年人不受网瘾之害?需要我们全社会共同努力。

           虚拟世界找自己,一旦入坑便成瘾。

           网游危害怎消解?监管技术两手硬。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