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2017年度省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获奖人:养猪院士印遇龙
2018/5/5
        

4号下午,湖南省科技创新奖励大会在长沙召开。40年时间,有一位院士始终在琢磨一件事,就是怎么养好一头猪。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走进2017年度省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获奖人:养猪院士印遇龙。记者程锦采写:  

    “这是宁乡猪,这是乡村黑猪,我说我是养猪的。” 
   一件洗得已经掉色的T恤,一双运动鞋,说话声音快且中气十足,眼前这位自嘲是个“养猪的”学者,就是中科院亚热带科研所畜牧健康养殖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印遇龙。  
    生长在农村,从小跟着母亲喂猪,印遇龙对传统养猪方式十分熟悉,过去有什么吃什么的喂养模式,不能满足猪的实际营养需求,料肉比也高达5:1,也就是说,吃5斤饲料才长出1斤猪肉,一头猪从出生到出栏得花一年时间。  
   “做科研要紧密结合老百姓需求,你要解决,猪要长得快,这是农民最关心的,猪要长得不快,就会亏本。”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科研经费严重不足。印遇龙就自己动手把许多体力活抗了下来:建猪圈、运饲料、甚至把猪背在身上。实验室里,到处是猪粪、猪尿,这个气味常人难以忍受,可整日闷在那儿的印遇龙,为了不影响他人,甚至将实验室的门窗全部关了起来。  
   “作为一个科学家应该要热爱本职工作,要尽心尽力才能做好。”  
    要想让猪少吃饲料多长肉,最重要的就是测量营养物质在猪肠道的消化率,看哪些营养物质难以消化吸收,再人为加以调节。中科院亚热带所研究员李铁军:  
    “原来是全收粪法,收这个粪做它的营养物质的消化率,但是这个不太准。为了做准只能用屠宰法,把猪杀掉,从回肠里取出食糜,再去做营养物质成分消化,但是杀猪毕竟成本很高。” 
    当时国内没有更好的方法,研究进展并不顺利。这时,德国马普学会为印遇龙提供了一个深造机会,遇到瓶颈的印遇龙决心前去看一看,为自己的研究找到破题之法,可是那时他的妻子正怀有身孕。  
    “我就说很不容易,一个国外学习的机会,她也很理解。国家这个科学事业应该是放在第一位的。” 
    在德国设备先进的实验室,印遇龙证明了中国学者的能力。老师请他留在德国工作,并承诺了丰厚的薪资条件。但印遇龙一心想要回国,养好中国的猪。回国时,已经2岁多的儿子却不愿叫爸爸。  
   “我儿子现在跟我也不太亲近,因为小时候带得少,这也是个遗憾吧。” 
    牺牲了与儿子相处的时间,印遇龙从德国带回了当时全球最先进的瘘管手术。通过给猪做一个手术,在猪的回肠末端安装一个“瘘管”,这样每次需要取回肠的食糜样本时,直接揭开瘘管的盖子取就行了,避免一次实验消耗一头猪。中科院亚热带所研究员李铁军:  
   “一头猪的数据非常宝贵,如果这头猪不护理好,所有的数据都要重新来过,印老师从自己家里把那个米煮成稀饭给这个猪,又买葡萄糖打吊针,像护理小孩一样。” 
    印遇龙和他科研团队共配置饲料2.5万公斤,收集猪粪1万多公斤、猪尿5000公斤,分析样品4万多次,对40多种猪饲料在回肠末端的消化率进行了系统测定,在此基础上制定了猪生长有效氨基酸的需要量,建立了中国猪饲料行业的基础数据库。印遇龙:  
   “现在配合饲料喂的猪,它的料肉比从生下来到出栏,料肉比大概是2.2到2.6之间,生长速度、饲料报酬都比过去传统的方法要快一倍。” 

主播:思远, 晨光
编辑:钟林
责编:润平
监制:杨为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