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市桑植县河口乡河口村水电站顺利拆除,大鲵生活得自由自在
2018/8/27
        

    记者胡玉洁报道:张家界市桑植县河口乡河口村,坐落在桑植县的大山深处,这里是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奔流不息的澧水,在这里绕村而过,昼夜不停,老远就能听到水声,这一派无拘无束,得益于村里河口水电站的顺利拆除。如今,走进昔日的河口水电站旧址,映入眼帘的是,是一片瓦砾,不远处,当时三米五高的拦水大坝,也已经是踪迹全无。

    为了保护珍稀大鲵资源,今年4月,当地对已投产44年的河口水电站,按照《中央环保督查反馈意见整改工作方案》以及省委省政府要求,迅速完成了关闭拆除的工作。桑植县龙源水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河口水电站的业主单位,公司的工会主席李本先,回忆起水电站拆除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我们当时的厂房面积是400来个平方,全部拆完,水渠的话大概500米长,2米长,2米宽,后来我们就把它填起来了,大坝也实施了爆破。”

    原本,李本先所在的公司,在桑植县一共经营了7家小型水电站,每年收入大概在110万元左右,而河口水电站的年均发电量可达60万度左右,每年就可为公司带来近20万元创收,在这样的背景下,关停并拆除河口水电站,对公司的影响可想而知,然而,考虑到大鲵的生长需求,公司咬牙克服了所有的经营困难,配合桑植县相关部门,快速完成了厂房拆除、设备转移等系列工作,对失业职工,也尽量进行了协调安置:

    “对职工的福利待遇都是有影响的,最难的是拆除以后人员安置方面,政府虽然有补偿,但仍然有我们负责具体解决,我们把人员想办法安置到了别的电站去。”

    四个月时间过去,河口水电站退出时的“痛”,渐渐酿成了河口村里澧水的“甜”,桑植县水利局防汛办主任廖陆明,一直紧跟河口水电站的关停拆除项目,他告诉记者:

    “也是以大鲵保护为契机,去保护了整个生态环境。这个大坝确实不是很高,3米5左右,但是,平时水很小的时候,水生生物回游就很困难,大坝拆除以后,一个是可以保证生物回游通道畅通,第二个是,减小上下游落差以后,我们同时对河道进行了清淤疏浚,增加了行洪通道,这样在山洪到来时,可以保障周边居民的安全。”

    按照要求,水电站在关停后,还应该按一定的收益比例,拿出资金,购买包括大鲵在内的鱼苗,投放到当地水域中,进行人工增殖放流,但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考虑到河口水电站所处的海拔和水温环境,廖陆明和其他具体负责人,正在商议更为妥善的生态修复方式:

    “那个上面温度比较低,如果是四大家鱼的话,还可以承受,但是大鲵放在上面不是很适合,因为我们购买的大鲵的鱼苗和亲本,是人工养殖的,养殖区域的温差都不大,所以放到上面,就像温室花朵一样,突然到一个外界环境里,对它的成活可能有些影响。我们也正在做这方面的探索,看能不能把水电站补助的这个人工增殖放流的鱼苗,集中投放在水温水质都适合大鲵生长的地方。”

主播:易天, 思远
编辑:于红臣
责编:果夫
监制:宁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