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慕虚荣的挂号收费员
2019/1/10   
         反腐故事300秒,有趣有味又有料。 2018年4月10日,衡阳市石鼓区纪委监委驻区人大机关纪检监察组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衡阳市中医正骨医院党支部的纪律委员,另一位是该院的挂号收费员罗贤斌。罗贤斌说自己贪污了公款,是来投案自首的。这种情况,是该纪检监察组成立以来头一回碰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来听小小侠说一说吧。

     2018年3月的一天,衡阳市中医正骨医院财务在为一名患者办理CT检测费退款的过程中发现,门诊收费室开出的票据中,发票联与存根联金额竟然不一致。财务人员随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院领导。经查,这张发票正是挂号收费员罗贤斌经手开具的。

     随着核查的进一步深入,罗贤斌慌了神。

     原来,平时在同事眼中工作中规中矩的罗贤斌在生活中贪图享乐,注重打扮,刚开始当收费员时每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根本不足以支撑他随心所欲地追求名牌、吃喝玩乐,他的个人财务长期入不敷出。衡阳市正骨医院挂号门诊发票分为三联,第一联由病人收存;第二联是记账联,由病人拿去看病、取药、检查,交到相关业务科室;第三联则是存根联,由收费员上交医院财务科,医院财务科根据存根联上的金额与收费员结算。罗贤斌成为门诊收费员后,很快就发现了收费发票上的漏洞,并对医院挂号室三联发票单做了手脚。

 

     石鼓区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屈方利:他用水滴在发票上使打印数字看不清楚,以后再进行涂改,比如“734”他就可以涂改成“134”,或者将金额的第一个数字全部刮掉。这样,就造成发票联和存根联存在一个差额,这个差额就被他据为己有了。

 

     2013年6月份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罗贤斌又发现医院收费打印系统上的一个漏洞:同一张一式三联的发票可以分开、分次进行打印,第一次将实际发生的“大数额”金额打印在前两联,第二次通过重新进行挂号操作将“2.5元、5.5元”的小数额挂号费打印在第三联上,使得同一份发票第三联金额要远小于前两联金额,他就把其中的差额给吃了。

 

     中医正骨医院党支部纪律委员赵书植:从事收费工作时间长了,罗贤斌发现电脑上的数字和发票的数字有时对不上账,而且呢,打印机也经常卡纸,有很多次打印的时候,前两联有字,后一联没有字。他就想:把票据三联中的最后一联在电脑上面只挂个号,打印出来就只要交挂号费,他就把其中的 差额“赚”了。当时他认为医院财务不会查出来,即使查出来了,也可能是一本糊涂账。

 

     之后的几年间,罗贤斌利用这种典型的“大头小尾发票”手法将两部分票据的差额从中截留,据为己有。他自认为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篡改发票的数量从刚开始的每次几张慢慢增加到几十张,截留金额也越来越大。

 

     石鼓区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屈方利:开始他只是进行一两次的尝试,但是试了几次后,他发现这样可以瞒天过海,医院的财务也不容易核查出来。尝到甜头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由于这种行为较隐蔽,难以被发现,2014年3月至2018年3月期间,罗贤斌利用这种方式共非法侵吞医院门诊费达33万多元,基本上都用于他平时的生活开支。 罗贤斌自首后,石鼓区纪委监委一方面迅速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固定主要证据,另一方面对罗贤斌进行谈心谈话,边讲政策边帮助其排解心理压力。罗贤斌最终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和经过进行了如实供述,并积极退缴全部赃款。

     2018年4月12日,石鼓区纪委监委将罗贤斌移送司法机关。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