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一起提个篮子?好啊好啊!于是……
2019/2/17   
         “干股”,意指不出钱不出力便占有股份。郴州市嘉禾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就因为欣然接受监管对象的巨额“干股”分红,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请听报道《一起提篮子占干股:铁哥们变“难兄难弟”》上集《办公事塞私活:“灵泛兄弟”面子里子一起赚》。

      2011年9月,省政府为了保证省内火电用煤,要求各重点产煤县向各火电厂送煤。按照要求,嘉禾县每月需完成一定的“调煤保电”任务。

      时任嘉禾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的肖佚分管矿业管理,所以县里面有关“调煤保电”工作的会议,局里都是派他参加。2011年12月的一天,肖佚在嘉禾县原煤炭局参会后,来到时任县煤炭局局长欧林军的办公室坐了会儿。

嘉禾县纪委县监委办案人员胡珊:肖佚和欧林军交情比较深。当时,欧林军正与司机李柏生和县里一家煤矿老板李小林谈事。肖佚听欧林军说起,县里的“调煤保电”任务很难完成,十分头疼。肖佚看到老朋友这么伤神,便说自己有做电煤生意的资源。

      其他三人一听立即来了兴致,当晚就赶到长沙酒店,与肖佚介绍的邓姓老板进行商谈,双方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

 办成了一桩大事,四人高高兴兴地返程了。路上,煤矿老板李小林提议:“我们四个人一起来的,干脆一起来做这笔生意,有钱大家一起赚”。

办案人员雷春燕:这笔买卖只赚不赔、有利可图,其他三个人当场表示同意,并约定前期由李小林垫资30万元,购买邓老板向电厂运送电煤来完成“调煤保电”的任务指标,其他三个人支付利息就可以了。

      2011年12月,李小林顺利地与嘉禾县煤炭公司签订了《“调煤保电”工程协议》。半年时间里,李小林共完成了9万多吨的“调煤保电”任务,仅价差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盈利了当然要分红,李小林于2012年1月、7月、9月以“干股”分红名义向肖佚分别转了18.6万元、30万元、40万元。为了躲避监管,肖佚让李小林把钱直接转到了妹夫肖跃军的银行账户上,银行卡则由自己持有。   

      在未实际出资、未参与项目经营管理的情况下,肖佚何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巨额“干股”分红?

办案人员雷春燕:肖佚一直认为利息是从利润里面扣除的,那就相当于自己也出了钱。虽然生意是由李小林经营管理,但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事。总之,肖佚觉得自己既出了钱又出了力,如果没有自己,这笔生意其他三人是不可能做成的。

      可是正常生意人谁不是先拿出钱来做生意,哪有分文不出、直接从利润里面扣的好事?无疑还是肖佚头上这顶“官帽”在起作用。

      2016年8月,李小林因欧林军违纪案接受郴州市纪委调查。事后,李小林把纪委调查一事告诉了肖佚、李柏生,几个人就如何应对纪委调查商量对策。

办案人员胡珊:他们决定向审查组谎称,这件事跟欧林军、肖佚没有关系,是李小林、李柏生、欧林军妹夫李文军和肖佚妹夫肖跃军四人参与。主要是由李小林出资500万元来运作,其他三个人每人每个月按1分5付利息给李小林,并出30万元给李小林做保证金。

      随后,由肖佚起草,李文军拟了一份虚假合伙协议,其他三人当场在虚假协议上签字,肖佚则将协议拿给妹夫肖跃军签名,并告诉对方如何应对组织审查。

      果不其然,2016年9月,郴州市纪委便因欧林军违纪案找上了肖佚及其他几人,大家按照之前串供的内容向组织作了虚假陈述。10月,郴州市纪委在查办欧林军违纪案过程中,顺藤摸瓜发现了肖佚等人的违纪线索,遂向嘉禾县纪委下达了交办函。

办案人员张云:肖佚只交代了参与“调煤保电”的人实际上是他本人和李小林、欧林军、李柏生四人参与的事实,而对项目出资、支付利息和交纳风险保证金的情况,还是按串供时写的那份虚假协议内容进行交代的。

      肖佚的种种行为严重妨碍了组织审查工作的进行,直至组织对他实施措施,通过组织教育,肖佚才幡然醒悟,如实交代了伪造虚假合伙协议和捏造“支付利息”、“交纳保证金”的事实。

      2018年9月,肖佚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共同参与“调煤保电”工程的其他3人均已另案处理。

 

      专题报道《一起提篮子占干股:铁哥们变“难兄难弟”》,明天请听下集《帮领导围标》。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