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还我血汗钱!
2019/2/21   
         反腐故事300秒,有趣有味又有料。电影《人在囧途》,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讨薪路的艰辛,在湘西州永顺县也有一群艰难讨薪的农民工。这个县实施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项目,拖欠278名农民工工资26万多元长达两年之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来听小小侠说一说吧。

     1月16日,永顺县水土保持局有干部向县委第二巡察组反映,三家田村民曾多次到局里催促讨要该村2016年实施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项目承包方拖欠的工资。

     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田超:说实话,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近几年县里关于农村项目工程的事还是查得非常严,无论是在项目施工质量还是在及时兑付农民工资上查处力度都很大。所以,没想到还会有人敢拖欠农民工的工资?

      因为涉及农民工的切身利益问题,并且是该单位干部反映,田超不敢怠慢,立即组织大家商量调查方案。为避免调查受阻,巡察组决定直接跟项目分管领导和财务工作人员见面,获取第一手资料。

     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田超:通过查阅三家田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项目资料,我们发现,这个项目于2016年下拨,并由长沙某公司负责组织施工,中标价340.45万元,涉及塔卧镇三家田、惹坝、蟠龙三个行政村。

     一个人口不足5000的小山村里的水土保持项目,真的需要如此之多的农民工施工么?通过与分管该项目的领导谈话,巡察组了解到:实施三家田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项目时,由于项目沿线涉及该村村民部分山林田地,有些苗木需要请人清理,而施工方出于便于工程实施的利益考量,便决定请该村村民清理自家山林田地里的苗木,并按每株苗木两元给村民计算薪酬。

     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田超:到村里核实情况时,听到最多的就是报怨施工方说话不算数,诓他们清理自己苗木,还说按每株2元计算工资,两年过去了,一分钱都没看到。

     时隔两年之久,究竟是工程款尚未到位,导致承包方发不出农民工工资?还是承包方有意拖欠工资?随着调查的深入,调查组发现原来这个项目工程款已于2016年底拨付给了项目承包方,因涉及农民工人数较多且部分农民工外出务工,工程承包方便以此为借口,迟迟没将工资发出去。

     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田超:就算有农民外出打工,那也只是一部分,为什么不给在家里的农民工先发放工资呢? 这个项目涉及人员200多人,永顺县水土保持局作为项目的发包单位,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和办理结算时,是否存在失职失察呢?巡察组决定再次对县水土保持局项目相关负责人进行谈话。

     原来,该局在接到三家田村民多次举报后,便已暂扣部分工程结算款,用来支付农民工工资,且该笔款项已于今年1月14日转账至该村15名农民工代表账户。

     永顺县水土保持局负责人:从2016年底到现在,我局已向施工方支付三次工程款,每次告知所付工程款必须先结清民工工资。得知三次付款农民工工资仍未支付到位后,我局高度重视,随即召开班子会议专题研究对策。经请示县财政局、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决定暂扣部分结算款,责成施工队彻底清算民工工资。

     将278名农民工工资交由15名农民工代表支付,能够确保支付到位吗?为了避免“拖延支付”的情况再次发生,巡察组与县水土保持局协商,决定将该村在家农民工召集起来,并以集中支付的方式统一发放工资,部分不在家农民工则由15名农民工代表逐户上门发放至亲属手上。同时,由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全程监督工资发放过程。

      永顺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田超:考虑到马上就要过年,我们就决定1月22日就把工资支付出去,好让村民们开开心心过个红火年。

      1月22日一大早,村部楼平坝前便已站满了人,数百名村民翘首以盼,原本计划十点举行的集中支付仪式提前开始。县水土保持局相关负责人在集中支付会上,跟群众说明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永顺县塔卧镇三家田村村民:这笔钱盼了两年了,今天终于发下来了,村里今天赶集,我也刚好拿着这些钱去买些年货。感谢政府和巡察组帮我们追回了这笔“血汗钱”。

     发现问题是起点,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永顺县委巡察组坚持边巡边改,抓铁有痕做好“后半篇文章”,避免整改成为“烂尾楼”。

     永顺县委巡察办主任申志华:巡察反馈的许多问题,仅靠老办法、老套路不行,必须创新思路、举措、机制,督促巡察单位举一反三、延伸拓展,以巡察整改为契机,完善“长久立”的机制,去疴除弊、固本培元,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本文原标题:《迟来的“血汗钱”》)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