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吸金4000多万:被欲望“吞噬”的科级干部
2019/2/27   
         反腐故事300秒,有趣有味又有料。永州冷水滩区物资行管办原主任罗党生及其妻子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被群众追债,2017年7月,煎熬之中的罗党生选择到区纪委投案自首。2018年11月,罗党生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原本幸福的家庭为何落得如此地步?来听小小侠说一说吧。

     现年47岁的罗党生当过兵,参加工作25年,努力肯干,从普通科员一步步成长为区物资行业事务管理办主任。罗党生的妻子何小玲,长期在外经商。在旁人的眼中,罗党生夫妇一个是成功的从政者,一个是有实力的商人。

     冷水滩区纪委区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高毅:罗党生一家原本是非常幸福的,何小玲一直在外做生意,确实也挣了一些钱。他们把大女儿送到国外留学,小女在长沙的贵族中学读书,每年家庭开支确实不小。

     于是何小玲就想到了投资,比如说投资房产、开网吧,做一些“大买卖”,想多挣些钱。但是在黄金地段的门面不便宜,加之她手头资金不够,何小玲就先问亲朋好友借钱,每个月先支付利息,本金再慢慢还。

     何小玲性格直爽,朋友很多,老公又是单位领导,所以很容易获得大家的信任。再说做生意的人,资金周转是很常见的事情,又有高额利率,大家就愿意借钱给她。 不过,这样“小打小闹”还满足不了何小玲的胃口。2014年2月至5月,何小玲在高某处以月利率2分5,累计借款了35万元。随后,何小玲又通过朋友认识任某,3年内以月利率3分在任某处累计借款777万元。

     何小玲先后用这些钱在冷水滩城区4处黄金地段购置门面、住房等固定资产,并经营了一家网吧,外人看来罗党生夫妇过得很风光。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不少借款人听说何小玲在外欠了很多钱,找何小玲索要本金和利息的人蜂拥而至。何小玲却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在高额利息借款中挣扎徘徊。

     冷水滩区纪委区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高毅:那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就知道他们家欠了很多钱,借款人担心钱还不上,就每天打电话催款甚至蹲守到他家门口要钱。无奈之下,罗党生开始帮妻子一起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想着先把利息还上再说。罗党生觉得自己年薪有十来万,在黄金地段的两处门面价值近千万,这个困难应该是暂时的,就一起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他人借款。

      据调查,2012年2月至2017年5月,罗党生、何小玲单独或共同以买门面、办理房产证、资金周转等名义,以利率1分5至5分不等的高额利息为诱饵,借新债还旧债,放款人员涉及国家公职人员、私营企业老板、亲戚朋友、普通老百姓等100多人,非法吸收资金共计4275万多元。

      每个月需要支付的高额利息压得罗党生夫妇喘不过气来。2017年5月,罗党生夫妇走投无路,将名下资产陆续变卖用以偿还债务,然而这也仅是杯水车薪。

     冷水滩区纪委区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高毅:变卖资产之后,罗党生夫妇已经彻底无力偿还剩下的巨额债务。为了暂时平息追债人的纠缠,罗党生夫妻产生了骗取他人财物的念头,就按照以前的“套路”继续借钱。罗党生就以在滨江一号买了门面资金紧张为由向同事、朋友借钱,还给对方开出借条,允诺一个月就可以归还。

      2017年6月,工业园区的个体老板黄某借出10万元后,收到了罗党生的借条。一个月后,黄某因需要资金购货,罗党生归还了2万元,另外8万元无力偿还。黄某才知道罗党生夫妇已无偿还能力。除了因工作关系认识的个体老板,罗党生还向以前的同事求助。

     受害人 邓某:当时罗党生是我的领导,2016年5月份的一天,他叫我到他办公室去,说他开了个奢侈品店,需要钱周转。考虑到他是我单位领导,而且2014年我曾经借过10万钱给他,他一年后就还给了我,我想他这个人还是可信的。所以,我就转了10万元到他妻子何小玲账户上。当时我不知道他向这么多人借了钱。

     谎言只能以更大的谎言来弥补。罗党生、何小玲继续隐瞒真相,以买门面办手续等为名,使用欺骗的方法,又陆续骗取20多人财物近300万元。

     2017年7月18日,罗党生被群众追债,煎熬之中选择到区纪委投案自首。

     冷水滩区纪委区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高毅:后来罗党生夫妇实在被追债追得没办法,有的甚至到办公室来催款,没办法正常上班,罗党生就主动来到区纪委自首。

     因为罗党生的行为属于民间借贷,区纪委无调查权限,经研究决定将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罗党生、何小玲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1年、12年6个月。2018年11月7日,罗党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