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局办出来的假房产证
2019/6/14   
        一套房子可以办理几本房产证?在一般人那儿,答案肯定是一本。但在郴州桂东县房产管理局原临聘人员罗勇这儿,答案却是多本。难不成房子还有分身术?

      2011年6月,罗勇通过招聘考试成为了桂东县房产管理局一名临聘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房屋产权登记和房屋抵押登记的初审工作。他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甚至还沉迷网络赌博,正常的工资显然无法满足他的日常消费。

 

      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罗勇像往常一样来到游戏室,遇到了赌友何亚峰(另案处理)。何亚峰向他哭穷,说家里的房屋一直办不了房产证,询问有没有办法帮忙办个证,好用证去抵押贷款做点生意。罗勇告诉何亚峰,真的肯定办不了,假的倒是可以想办法试一试。

 

      两人一合计,决定让罗勇利用职务之便,办一本假的房产证,然后拿去银行贷款,贷到的钱一人一半。2014年11月,罗勇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办理了第一本虚假房产证。

 

桂东县纪委监委办案人员甘灵翀:

        罗勇通过自己初审的账号密码,以及平时工作中获取到的其他同事的账号密码,登录到房产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一个人先后通过了初审、复审、审批、缴费、发证等程序。

     

      两人办好了证,拿到银行准备贷款,却被告知:除了房产证,还需要有土地使用权证才行,这件事只得暂时作罢。假的房产证就暂时由何亚峰保管。

 

      申请银行贷款不成,那民间借贷呢?罗勇找了一家民间借贷公司,想以何亚峰的名义借钱。可何亚峰的妻子死活不肯交出之前已经办好的那本“房产证”,无可奈何的何亚峰只得与罗勇商量重新办一张。于是,罗勇以同样的方式,用何亚峰的名义又办出了第二本假的房产证。

 

      拿着这本新办的“房产证”,他们找到了经营民间借贷的黄某借贷25万元。2014年12月9日,何亚峰请罗勇做担保,与黄某签订了借款合同。

 

      为了稳妥起见,黄某要求到房产局办理抵押登记。通常情况下,经过房产局的审核把关,可以有效防止假房产证抵押贷款等问题。然而,黄某没有想到的是,身为县房产局临聘人员的罗勇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再次利用职务之便和房管局内部管理上的漏洞,顺利的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

 

办案人员甘灵翀:

       借款合同签订并办理好抵押登记手续后,黄某就按照之前约定的3.5%借款月利息、扣除4个月利息即3.5万元后,通过银行转账转给何亚峰21.5万元。何亚峰分了9万5千元,罗勇分了12万元。

     

      可是,两人沉迷于赌博和高消费,钱很快被挥霍一空。在无法偿还本金和利息的情况下,2015年3月,罗勇和何亚峰第三次合谋,又办理了一本假的房屋所有权证,并以此做抵押,向何某借款9.5万元。这一次,何亚峰分了7万5千元,罗勇仅分了两万元,全部用于偿还之前所欠的部分本金和利息。

 

      可不到一个月,罗勇就再也无力承担还本付利的压力。为了逃避债务,罗勇手机号码一换,开始了逃亡生涯,先后逃往广州、长沙、永州、怀化等地。在此期间,债主何某、黄某等人无法联系到罗勇,便找到他的父母。

 

办案人员甘灵翀:

       罗勇的父亲不堪忍受催债的困扰,东拼西凑帮罗勇偿还了何某的本金和利息。可是,因欠黄某的钱款数额巨大,罗勇父亲实在是无力偿还了。

     

      2016年12月,黄某向法院起诉何亚峰欠债不还。桂东县法院依法受理后,于2017年3月8日,依法作出何亚峰需归还黄某借款本息38万多元的判决。桂东县法院执行局在强制执行过程中,发现何亚峰抵押的房产实际为他人所有,且抵押的房屋所有权证为虚假证件,只能中止强制执行程序。

     

      2018年4月,桂东县政府法制办获悉罗勇办理了虚假的房屋所有权证后,立即报请有关部门依程序予以撤销,并于5月18日将罗勇涉嫌滥用职权罪、诈骗罪的问题线索移送桂东县纪委县监委。5月26日,桂东县监委将罗勇涉嫌诈骗罪案件线索移送桂东县公安局。5月31日,桂东县公安局对罗勇、何亚峰网上追逃。6月15日,在巨大的压力下,罗勇主动来到桂东县监委、桂东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2018年12月29日,罗勇因犯滥用职权罪和诈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两万元。

桂东县纪委县监委派驻

住建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朱久康:

        罗勇案是桂东县办理的首例已解聘临时工职务犯罪案件,为充分发挥警示教育作用,桂东县纪委监委还组织县发改局、县扶贫办等16个单位  现场旁听罗勇一案的庭审,通过变庭审为“课堂”,以真实案例“现场授课”。针对罗勇案暴露的监管不力问题,县纪委县监委派驻住建局纪检监察组已督促县房产管理局健全机制,从制度上进一步堵塞漏洞。

  


责编:清风侠在路上
猜你喜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