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人(八):喀喇昆仑——世界上最高的路

我是中国人  发稿时间:2019/6/26

  当前,国际形势日趋复杂。以经济领域为例,中美贸易战不断升温,针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日益严密。面对压力和考验,中国人的底气和实力来自哪里?面向未来,中国人又将有何作为?即日起,湖南交通频道推出系列报道《我是中国人》。这些普通的中国人,将让你感受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也正是有了这些中国人,让我们更增添了继续前行的勇气和自信。

 

  “要想富,先修路”。对于全世界的人民来说,路是走出去的根本。而在世界上,有这样一条路,它穿越了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脉西端,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这条公路,就是连接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公路。

 

开山第一炮

  在此之前,中国与巴基斯坦之间并没有公路连接,对两国的交往非常不利。于是在20世纪60年代,巴基斯坦与中国进行了接触,在1966年两国工人在帕米尔高原炸响了开山第一炮,标志着喀喇昆仑公路的正式修建。

 

喀喇昆仑公路路经的国家和地区 

 

已经60多岁的黄伟跃外表却还是中年模样

 

  在1978年6月,新疆军区基建工程兵的战士接到上级指示,前往巴基斯坦修建喀喇昆仑公路,年仅19岁的黄伟跃也在其中。

 

左上第一为黄伟跃

 

修路条件异常艰苦

  坐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卡车车厢,黄伟跃才抵达巴基斯坦的修路现场。

  年轻体壮的黄伟跃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的环境比从这里回国的老兵描述的要更加艰苦。首先面对的就是低压缺氧的环境,黄伟跃说,他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慢慢适应那里的气候,睡觉都睡不安稳。

“一川碎石大如斗,风吹满地石乱走”,是大多数喀喇昆仑公路修路现场的真实写照。让他睡不安稳的除了缺氧,还有威胁到生命的地质灾害。黄伟跃说,在他们睡觉的营地每天晚上都会有雪崩泥石流带来的轰隆隆的声音,甚至山崩后的落实滚落到他们的帐篷边也是常有的事。

     

喀喇昆仑公路就修建在这样一个美丽与危险并存的地方

 

烈士之魂在异国

  在修路过程中,中巴双方共牺牲约700人,可以说,这条公路是用献血铸就成的。其中,李跃芳战士牺牲时年仅26岁,他的遗骨就埋在了位于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的烈士公园内。他的妻子田茂翠在他牺牲后终生未改嫁,独自抚养两个儿子长大。在2018年清明节,已经70岁的田茂翠终于有机会第一次前往他丈夫的墓去看望。

 

烈士公园内每位烈士的墓上都披上了国旗,已经70岁的田茂翠时隔43年,终于又见到了丈夫

  原本根据协议,中巴双方从两国边界海拔4700米的红其拉甫山口向各自方向修建公路。1969年开始,原本由巴方负责建设的红其拉甫到哈里格希路段改由中方施工,哈里格希至塔科特的路段上的十余座桥梁也由中方建设。可以说,喀喇昆仑公路的主力建设者是中国人。

  在巴基斯坦北部的小城吉尔吉特,有一座中国的烈士公园,这里埋葬着80多位为修建喀喇昆仑公路而牺牲的中国人。

 

 

 

图为1978年6月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落成典礼

这条公路是巴基斯坦北部地区的交通纽带,是通往首都伊斯兰堡及南部沿海地区的交通要道,对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这条公路还是亚洲公路网的组成部分,是中国通往巴基斯坦地区及南亚次大陆的交通要道。

 

 

图为1978年6月18日,耿飚副总理参加喀喇昆仑公路竣工交接仪式,地点在塔科特中巴友谊大桥

  中国共投资2.7亿人民币,先后派出2.2万工程技术人员及筑路工人,巴方派出6000余人。历经十余年,这条世界上最高的路被中国人给修成了。

  现在,喀喇昆仑公路为巴基斯坦的经济带来了长足的发展,同时这里也成为了来这里旅游的人们的必经打卡之地。 


来源:湖南交通频道  责编:殷樱

扫码关注公众号
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