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记录肯尼亚最大贫民窟的株洲姑娘

发稿时间:2019/6/4

对话 独立摄影师 西米

摩 登 派  X  西 米

 

(摩登DJ巧克力小姐与独立摄影师西米合影)

 

“从基贝拉贫民窟看世界”

 

株洲姑娘西米,大学学经济,却对摄影很感兴趣,大学跟新闻学院的老师学习摄影。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一直在做跟摄影相关的事情。

 

 

摄影有一个种类叫纪实摄影,是以记录生活现实为主要诉求的摄影方式,素材来源于生活和真实,如实反映我们所看到的。西米所做的就是这个。她有自己想拍摄的选题,所以在2016年,她去了肯尼亚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

 

基贝拉(Kibera) (努比亚语:树林 、森林)是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一个居民区。它是内罗毕市内最大的贫民窟,也是非洲地区第二大的城市贫民窟,由紧密排成的锡制小屋凑成,铁路就在贫民窟中穿行。据估计,基贝拉的居民总人口在60万到120万人之间。

——百度百科

 

(西米拍摄的基贝拉)

 

“我学的是纪实摄影,那时候对自己造成的影响是对社会的观察。我会对一些真的能研究到或者不常看到的东西有一点点危险的东西我其实有一种内心的渴望。”

 

 

西米喜欢没有规划而带来的惊喜感,这样才能看到没有体验过的生活里最切实的样子。她在出发之前对基贝拉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她说有位央视记者去过基贝拉,他的描述是基贝拉艾滋病患病率大概是60%以上,人均收入每天不到一美金,抢劫、强奸等频繁发生。西米说怕还是有一点的。

 

 

“我觉得我很享受路程中的突发状况,一个你没有看过的生活里最切实的样子。我当时脚底下踩了两个东西,一个是100美金,还有一个是大使馆的电话。”

 

 

西米待在非洲的时间不是很长,大概一周的时间,她说第一天进贫民窟的感受其实和想象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会觉得到这种地方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居高临下的观看感,他们的生活在我们看来可能脏乱差,但是其实并没有。在他们的生活场景下,他们其实过得挺开心的。我觉得我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也玩得很开心。”

 

 

“他们的生活没有一点让我觉得一丝所谓痛苦的东西。你觉得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生活,但是其实生活在当中的人都各自有他自己的开心跟他的方法,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你的那套行为准则在他那儿其实可能没什么用。”

 

 

世界很大,在没见过它真实的样子之前,最好不要下定论。省略掉可能会发生的但是被西米规避掉的危险的部分,其他的都很好。

 

“从远方回到生活”

 

西米做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企图心,获不获奖发不发表对她个人来说没有特别大的要求,但是这是她想深入做的事——用影像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社会的理解。

 

西米在2016年平遥国际影像艺术节开过个展叫“婚”,是她对婚姻的探讨。她拍了很多金婚的老人和新婚的夫妻。她说在个展上面看到很多四五十岁的人站在她的展位前面默默流眼泪。西米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看到这些照片想到了自己或者自己的父母,很有感触。

 

 

“影像可以把很多时间维度的东西浓缩在画面里,这是语言无法表达的。”

 

西米已经坚持摄影十二年了。她说如果一个爱好,你坚持的时间够长,其实它要的不是你的热情和激情。摄影最后变得不是她的爱好了,而是信仰。她说觉得人在这个世界上是挺孤独的,可能需要朋友需要爱人。但是摄影可以给她带来心理安慰,让她不孤独。

 

 

“现在摄影对我来说拍得好不好看、开不开心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这件事情是会一直陪伴我的事情,那就不存在坚持了,你已经默认这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一个爱好连你做得不开心都不重要了,那就不存在坚持不下去这件事情了。”

 

 

西米现在在做摄影教学的事情。计划和一个出版社合作出一本关于摄影教学的书,在网络上推出自己的摄影教学课程。

 

“对我来说虽然都是摄影,但是算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和领域。很好玩。刚开始只是拍一些漂亮的女生,然后去非洲拍没有见过的世界,然后到现在开始学习把你想的或者学会的经验告诉别人。与人跟世界交流对我来说都是开心的事情。”

 

 

你肯定想说

她活成了我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的样子

可是

没关系啊

你也可以有你的勇敢

当然

如果你想找这个漂亮姑娘学拍照

记得添加长沙摩登派的微信公众号

 

VOL.129 西米的摄影学院

微信名片:

 

 

记得添加【巧克力小姐】的微信

加入【摩登派粉丝群】领取福利

 

审核 | 巧克力小姐

编辑 | Sulli

图片 | 西米


来源:文艺频道摩登音乐台  责编:殷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