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力推动长江经济带迈向高质量发展,专题《碧水东流,“湘”当给力》第二篇《再回首,群众笑开颜》

发稿时间:2021/1/6

    湖南有96%以上的区域都在长江流域,全省有湘、资、沅、澧“四水”汇入洞庭,而洞庭又直通长江,水情就是湖南最大的省情。多年来,湖南持续推进“一江一湖四水”系统联治,全力“守护好一江碧水”,长江沿岸和洞庭湖畔的“生态颜值”不断提高。系列报道《碧水东流,“湘”当给力》今天请听第二篇《再回首,群众笑开颜》,以益阳为窗,感受长江经济带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记者胡玉洁采写:

    虽然已是隆冬,但在益阳市赫山区泥江口镇南坝村,却是一派生机盎然:草皮青青,灌木茂密,树木挺拔。难以想象,这里就是曾大肆开采石煤,造成山体千疮百孔、地面污水横流,曾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点名曝光的宏安矿业原采矿区。南坝村村民谢安喜笑着说,自宏安矿业的整改完成后,这片区域成了周边村民休闲放松的好去处:

    “治理之后环境得到了很大改观,很好看的,现在很多都到这里来散步,没事的时候来这里玩,到这里来跳广场舞的都有!”

    生态环境大变样,群众心情很舒畅。近段时间,益阳市资阳区茈湖口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黄尚贤,就迷上了在镇里的河堤上看白鹭,顺便远眺洞庭湖面的波光粼粼。他说,以前,这都是“看不见的风景”。过去,这里大规模栽种欧美黑杨,对洞庭湖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湿地生态系统安全造成了严重破坏,2017年,在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的整改要求后,益阳市按照“整体砍伐、清理到位”的标准,迅速开展黑杨清退工作,长在茈湖口镇三四千亩湖州湿地上的欧美黑杨,终于不复存在了:

    “以前就没有什么鸟了,今年的话尤其是洞庭湖中间的那些洲子,很多白鹭,还有大雁,还有一些珍稀鸟类,他都选择我们洞庭湖的中央来栖息,过冬。”

    同样的喜悦,也弥漫在“洞庭之心”大通湖。过去,由于过度投肥投饵,过量捕捞,加上农业面源污染等问题,大通湖水质一度恶化为劣五类。2016年起,益阳根据省委省政府提出的“退养、截污、疏浚、活水、增绿”要求,全面开展水污染治理,为求长远发展,还开始转型种植水生植物。标本兼治之下,到2019年,大通湖摘掉了劣五类水的“黑帽子”,到2020年上半年,水质均值已达到四类,由于水草丰茂,过去的“水下荒漠”已然变成了“水下森林”。59岁的王先生,自小生活在大通湖边,天天跟水打交道。他笑着告诉记者:

    “小时候水很清,后来抓经济效益,大规模搞养殖,生活垃圾啊漂浮物都很多了,游泳都不敢游了,现在以环保为主,我们生活在这里心情都不一样了,看到的是希望。小时候,我们这里是河水炖河鱼,所以我们希望以后这个水也能游泳,也能喝,能再次河水炖河鱼。”

 

    益阳,坐拥南洞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水域面积,曾因为水资源和湿地生态保护任务重,生态环保历史遗留问题较多,被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和2018年督察“回头看”相继指出问题。还成了2018年和2019年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中的反面素材。近年来,益阳痛定思痛,坚持以问题为导向,蹚出了一条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共生共赢”的转型、绿色、高质量发展新路子。如今,益阳境内的国省控断面水质达标率,三年累计提升13.8个百分点,在数字经济、现代农业、生命健康产业等新动能、新业态发展方面,也亮点纷呈。记者胡玉洁采访了益阳市副市长胡安邦,听他讲述擦亮 “益山益水、益美益阳”的生态品牌,助推长江经济带发展:

    合成部分:

    记者:就在两个月前,中央生态环保督查办将益阳市生态环境整改做法编入全国10个整改先进典型案例,益阳可以说从“后进生”变成了“模范生”,您觉得,咱们是靠什么样的做法迎来了这样的改变?

    胡安邦:精准治污、科学治污,这个应该说是我们益阳所做工作的亮点。我们依托中国环科院、省环科院,包括生环部的华南所,还有武汉大学,作为我们技术的支撑单位。原来我们在治污方面,比如说大通湖治理方面,走过一些弯路,比如说清淤,12万亩的湖,几米深的淤泥你清到哪里去?后面就按照“退养、截污、疏浚、增绿、活水”十字方针,请了武汉大学做我们的技术支撑单位以后,大通湖治理26个月退出劣五类水质,成效是非常明显的。

    记者:除了大通湖,资江流域益阳段的锑污染整治大家也非常关心,这也是2018年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及专项督察反馈的问题,现在情况如何?

    胡安邦:我们整个中心城区饮用水已全面达标,整个资江干流的水质的话是二类水,这跟三年前或者两年前比的话,我们想都不敢想象。资江流域锑污染,多少年了都是锑超标,我们自己无从下手,到底这个污染源在哪里?所以我们依托技术单位,请省环科院帮助我们来查找污染源,他要专业得多,科学治污、精准治污,所以成效很明显。

    记者:这么多的问题得到快速解决,肯定跟好的体制机制分不开,这块益阳有哪些好的经验?

    胡安邦:高位推进,形成合力。污染防治攻坚战这块,单靠生环部门,监督部门,他是做不到的。我们的工信部门、住建部门、农业农村部门、交通运输部门、公安交警部门,还有包括城管,都是形成一个联动。最后,压实责任这块,县市区这块的属地责任,企业的主体责任,主管部门的监督责任,那都是落实得很到位的。我打个比喻,像我们石煤矿的治理,有些企业无主的,那是政府承担兜底责任,但是还有主的,那是这个企业履行它的主体责任。总的来讲,污染防治攻坚这块,毕竟是一个久久为功的工作,在下一阶段的工作中间,那就还要继续努力,常抓不懈。


来源:芒果广播网  责编:于红臣

扫码关注公众号
获取更多资讯